首頁 > 訪談 > 正文

對話陳曦 |豐沛的詩意 逃脫的自由

來源: 文化視界 2024-01-09 09:31:54
聽新聞

在中國的女性藝術家中,陳曦是個“異類”。她的畫作所奔溢的粗糲、豪放感,與我們固有印象中東方女性時常訴說的精致、婉約大相徑庭,其中流露出的隨心所欲、灑脫不羈,甚至讓觀看者頗感壓力。然而,恰恰是這種獨特、粗野、近乎“丑美”的表達方式,讓她的作品帶有天然的豐沛情緒,社會與人性的復雜、沖突、矛盾交織其中,互相影響、滲透,最終氣脈貫通,形成氣勢強勁、感人心脾的佳作。

對話陳曦 |豐沛的詩意 逃脫的自由昨日榮耀,120cm×100cm×21,布面丙烯,2017年

陳曦是相信每個人從出生那一刻起就帶著某些特殊氣質的。有些人天生比較憂郁,有些人天生樂觀一些,不同的氣質在個人成長過程中,總會對我們有不同的影響。而她屬于天性自由的那種,隨著年齡和能力的增長,漸漸顯現為一種獨立與豪氣。

事實上,翻看她的履歷你就會發現,雖然她在小學畢業前就明確了繪畫方向,在15歲時考入四川美術學院附中,19歲時考入中央美院油畫系,23歲從中央美院畢業獲文學學士學位,嚴格系統的專業訓練確實使她能夠駕輕就熟地把握各種創作技巧與風格,但是這些年,她始終以比較獨立的狀態創作,不加入任何團體、不受任何風格局限,這也使得她的作品呈現出一種令人難以琢磨的、在不同歷史時期的創作看似毫無連續性和邏輯性的錯覺。

1990年代前后,陳曦用表現式的手法畫過很多日常到不能再日常的世俗生活。那時期的繪畫構圖大多是無中心、無情節的全景式,畫面沒有統一的透視關系和人物比例,不和諧的顏色和怪誕的形象互相呼應,構成嘈雜而又刺激的都市景觀。這樣的方式,不僅令她獲得形式的自由,同時也十分契合所要表達的主題:人與環境的不和諧。

對話陳曦 |豐沛的詩意 逃脫的自由風箏,布面油畫,300cmx200cm,1997年

2006年開始,陳曦用接下來五年的時間完成了后來在學術界反響巨大的《中國記憶》系列創作。在這一系列中,她用照相寫實主義的手法通過電視屏幕客觀地呈現了自1970年代中以來中國不同歷史時段的事件與場景,技巧圓滿到讓人看不出是油畫。作品中那些經她復原,牽動著億萬人記憶與情感的大事件畫面,一方面照見了傳媒時代的變遷,同時也記錄了它背后隱藏的中國四十年的巨大變化。

對話陳曦 |豐沛的詩意 逃脫的自由中國記憶之只生一個好,布畫油畫,150cmx180cm,2010年

正當《中國記憶》獲得巨大贊譽之時,陳曦悄然轉身,她喜歡并且擅長將不同的戲劇人物放置在某個特定情境中從,1990年代作品中出現的飛禽、駝鳥,到2010年代的寵物狗、動物木偶,再到后來《逃跑的兔子》個展中“黑兔子”以絕對的主角登場,她重新找回繪畫的溫度手感,將動物形象躍然紙上,而這背后飽含了她對人類與其他生命物種之間博弈又融合的關系的持久關注。

對話陳曦 |豐沛的詩意 逃脫的自由狂歡,布面油畫,145cm×230cm,2016年

對話陳曦 |豐沛的詩意 逃脫的自由內-外系列之3號,布面丙烯,230cm×195cm,2018年

每一次轉折,走向都令人疑惑,演繹著一種大開大合,然而并不是陳曦有意為之。也許是性格使然,也許是環境影響,她只是自顧自興沖沖地做,明知畫風粗野強悍不討好,依然不舍筆下流淌的人間真實與勃勃生機;明知作品的風格面貌不斷變化要冒極大的風險,卻還是無法扼制新的思緒和嘗試的誘惑。而她在不同階段的作品,看似信馬由韁,縱觀之下卻透射出對自身所處環境深情且長久的凝視與思索。藝術最廣闊的寬度,不正是人性的光輝與敢在登峰之際笑看沉浮的美德嗎?

對話陳曦 |豐沛的詩意 逃脫的自由男人和玩具手槍,布面油畫,200cmx110cm,2013年

下面一起走進陳曦的藝術與生活:

01

詩酒趁年華

問:無論是與你接觸,還是看你的作品,都感受到一種男性化的特質,你自己怎么看?

陳曦:很多人這樣說,但其實我們作為女性可以反問一下,這些貌似是男性化的特質,難道只有男性才可以有嗎?為什么男性才有大氣的觀念,才會關注到大事情,關心這個世界,無私,有大格局,難道女性就是反面嗎?我十幾歲在附中讀書的時候,就特別反感別人這么看女性,但我是如何反抗的呢?特別可笑,就是極盡自由,到了頂的輕狂,通宵達旦地熬夜、喝酒、彈琴、唱歌,留長頭發,前面遮住半邊臉,人稱“一線天”,然后挨處分,差點被開除。但也是在幾年,我的天性充分釋放,對人和這個世界形成了最初的認識,并開始對藝術有了初次的審視和思考。

問:從極度自由走向極度平和,在央美讀書時就創造了很多為業界稱道的作品,是什么促使你有這樣的改變,中間發生了什么?

陳曦:附中之后,我如愿考上了中央美術學院第四畫室。第四畫室在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堪稱當時國內院校中最前衛的集體。我們面臨建國后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全面開放,剛一入學就接觸到大量的外來信息,思想及潮流,新的東西噴涌而至,每個人都夢想成為大師,并為這個高懸的理想努力。我的叛逆因為在附中那幾年已經到了頭,所以進入央美就迅速地到了另一個狀態,把所有的精力拿來專注搞藝術,和導師、同學一起觀摩、討論、相互啟發,實驗,做展覽。印象深刻的是,導師們會不斷強調要大家在創作中走自己的路,杜絕和別人的面貌、想法接近。

對話陳曦 |豐沛的詩意 逃脫的自由格局,布面油畫,195cm×150cm,2015年

02

人生須盡興

問:藝術創作在你的人生中處于怎樣的位置?對你的意義是什么?

陳曦:是通過創造力和想象力,體現個體對精神性的最大追求,像吃飯、睡覺一樣是維持生命的一種必需,是生命意義的所在。

問:有人說你的作品十分跳躍,缺乏整體性的線索,特別是從表現性的繪畫走向觀念性的《中國記憶》系列,你怎么看?

陳曦:單看我的一、兩個系列,好像會找不到邏輯關系,但是整體看下來,會比較清晰。有朋友說我是“以一己之力,對整個社會的變遷做了一種個人式的記錄?!蔽矣X得是讀懂了我的脈絡。早期創作,我把自己看到的、感受到的個人的生活,環境的變遷,都熱氣騰騰地端上畫布,那是一種直瀉式的表達。當時也不拍照片,不畫小稿,直接在很大尺幅的畫面上編排,顏色不和諧、完全對撞,加上我做了很多戲劇性的處理,就很有意思,而且年輕人的那種直覺和熱度也是非常有力的。

《中國記憶》系列是另一個極端,從極感性走向強調觀念的一面。這個系列在我的創作生涯中足夠特殊的,無論何時面對畫面上的那些歷史圖像,它們依然還是一部關于一個龐大國家四十余年發展史的巨著,里面涵蓋的內容層次極其復雜,裹挾的幾代人的情感也是一言難盡。這個系列的創作持續了五年,在這之后,我不可能再回到原來那種單純的直瀉式的手感,也正是在這時,我意識到繪畫已成為了一個難以突破的終極點,它太古老了,似乎所有的方法、風格、樣式在20世紀西方現代主義時期都已經窮盡。那么,繪畫如何走下去?所以停筆了一段時間,后來又很自然地走向另一個反面,就是純手感性的,我開始畫生活中平凡的物件,動物、木偶等,給它們編排各種角色,代入自己當時看到的、思考的社會現實。

對話陳曦 |豐沛的詩意 逃脫的自由中國記憶-新聞聯播首播,布面油畫,130cmx180cm,2008年

03

十八般兵器聯動

問:你曾畫過很多動物,但是最后聚焦“兔子”。為什么是兔子,而不是其他?

陳曦:我畫很多動物,后來是小工藝品的斑馬、牛、白熊、兔子等,給它們安排角色,把新聞里聽到、看到的,世界每天發生的事兒,投射到這些動物身上。后來因為教學的原因,我開始研究博伊斯,他那件著名的作品《如何對一只死兔子解釋繪畫》對我有很大的啟發。博伊斯說:“上要跟天結合,下要跟大地、動物、自然和諧共處,這樣人和藝術才能持續發展?!蔽液茏匀坏芈撓氲阶约涸?990年代讀過的一本書,厄普代克的《兔子三部曲》。這本書講述了一個叫“兔子”的年輕人如何從出逃現實到妥協回歸平靜的過程,這也是我們大部分人的成長經歷。后來我就把兔子獨立出來,有意“以兔喻人”。我覺得,作為動物界的兔子跟人類很像,繁殖能力強大,在歷史長期演變過程中,有太多大型的兇猛動物都滅絕了,但是兔子卻繁榮地活著。兔子的群體生命力很強,但是個體卻很脆弱,一只兔子生活的全部就是為了尋找食物并隨時準備逃跑,就像我們人類中的大部分,對自己的生活都有強烈的無力感,脆弱不堪。

對話陳曦 |豐沛的詩意 逃脫的自由黑兔還在跑,綜合材料230cmx150cm,2017年

對話陳曦 |豐沛的詩意 逃脫的自由如何向死去的解釋所發生的,布面油畫 ,300cm×720cm,2017年

問:繪畫之外,你還嘗試了雕塑、多媒體等,特別是那件巨大的兔子雕塑給人深刻的印象。您怎么看待不同藝術形式于您的意義?

陳曦:做“大兔子”的契機是因為在民生美術館的展覽,考慮到空間的大小,我就做了一個高四米、直徑三米的雕塑。因為我的性格不喜歡約束,從小什么東西都喜歡大,做大作品反而輕松,可以放開手腳。雕塑同學給大兔子木雕取了個名詞:屠雕,很貼切。大刀闊斧,像屠夫砍柴一樣,不追求細節,大的感覺出來就行了,其實這種特質在我的繪畫里也一直存在,我的筆法里有那種鋒利、粗野的感覺。也是從做那件雕塑開始,我特別關注空間和作品的關系,后來也做了很多與空間結合的裝置、多媒體。我覺得繪畫只是當代藝術創作若干媒介中的一種,是我們放在這個“兵器庫”里的“兵器”,雖然老點兒,但是有時候也管用?!氨鳌辈]有新舊之分,關鍵是看你用得恰不恰當,用它反映的東西是不是貼切,能不能讓別人產生共鳴與共情,包括現在藝術的邊界也在被不斷打破,生物、物理、醫學,越來越多交叉學科的東西出現,也是同樣的道理。今天的當代藝術表達已經跨越了藝術風格之間、藝術與科學技術、與日常生活的種種壁壘,不同的藝術表達只是看你想說什么,以及怎么說的有效。

對話陳曦 |豐沛的詩意 逃脫的自由正在顯形,雙面樟木雕刻,400cmx300cm,2018年

對話陳曦 |豐沛的詩意 逃脫的自由8個瞬間,銅版畫,60cm×87cm×8,2021

(來源:目標TARGET 文字/崔春)


藝術家簡介

對話陳曦 |豐沛的詩意 逃脫的自由

陳曦,1968年生于新疆石河子,漢族,祖籍重慶。1987年畢業于四川美術學院附中。1991年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第四工作室?,F任中央美術學院建筑學院教授、碩士生博士生導師、中央美院建筑學院文創藝術中心主任。全國高等院校建筑與設計學科美術教學指導委員會委員。她曾舉辦的個展及重要大展包括:“規則之外”(蘇州金雞湖美術館,2021);“逃跑的兔子”(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2018);“陳曦:所以記憶”(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2016);“被記憶·陳曦個展”(中國美術館,2011);“陳曦油畫展1987—1997”(北京國際藝苑美術館,1997);第55屆威尼斯雙年展特邀展(意大利威尼斯軍械庫、成都當代藝術館2013)。作品被中國中央美院美術館、丹麥女性博物館、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中國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四川美院美術館、蘇州金雞湖美術館等機構及私人收藏。

[ 責任編輯:周龍 ]

相關閱讀

欧美黄片视频在线观看免费,免费看一级黄片你看二级黄色,国产刺激福利在线观看的,欧美日韩xxxxw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