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書畫 > 正文

簡潔、抒情的色彩“愉悅主義” ——讀徐里《永恒的輝煌(一)至(八)》(上)

來源: 文化視界 2024-03-11 09:20:52
聽新聞

簡潔、抒情的色彩“愉悅主義” ——讀徐里《永恒的輝煌(一)至(八)》(上)

徐里的《永恒的輝煌(一)至(八)》》,首先給人沖擊、扣人眼球的是它的色彩,首先讓人心靈震憾的也是它的色彩。他做減法,色彩達到了簡潔得不能再簡潔的程度。但是,經過畫家精心地構思,精細地創作,少即是多,塑造了“童話般的風景”。

1

簡約精致的色彩主義

康定斯基被稱為“色彩主義者”,是一位將色彩與音樂等同的藝術家。在康定斯基的眼里,每一種色彩“都是一首獨立的歌——令人心醉的綠草、低聲喃喃的樹木或白雪,伴隨成百上千的聲音在歌唱、光禿禿的樹枝奏出小快板。((康定斯基:《康定斯基藝術全集》,北京:金城出版社,2012年12月第1版,第14頁,第4頁)”

簡潔、抒情的色彩“愉悅主義” ——讀徐里《永恒的輝煌(一)至(八)》(上)徐里《永恒的輝煌(一)》

我認同康定斯基的這種“色彩音樂主義”觀。在中國古代藝術里,汝官瓷以形為韻、以釉為魂,不論是器型還是色彩都有音樂一般的韻律,創造了極簡抒情的造型藝術與色彩藝術的經典。

在20世紀下半葉,或許是感于立體主義太紛繁的事物“聯結”,表現主義的太過抽象,超現實主義令人不可思議的奇異夢幻,肯尼斯.諾蘭在藝術創作上選擇做減法,他的繪畫基于最簡單的圖案,他說:“我想要色彩成為繪畫的起始”,“我試圖使畫面布置、形狀和構成中立化,以便在色彩上下功夫。......我要使色彩成為動力”,“給眼睛提供了一種純粹而無任何負累的享樂主義景觀。(澳)羅伯特.休斯著,(澳)歐陽昱譯:《新藝術的震憾》,杭州:中國美術學院出版社,2019年第1版,第195頁、第196頁)作為色彩畫家的成就,諾蘭在世界畫史上的地位是毋庸置疑的。

徐里的《永恒的輝煌(一)至(八)》,首先給人沖擊、扣人眼球的是它的色彩,首先讓人心靈震憾的也是它的色彩。色彩是這組作品成功的基礎。他做減法。每幅畫都只有金黃、天藍、草綠或黑、白、藍三種色彩;如果把天空的色彩剔除去,甚至只有黃綠或黑白兩種色彩,達到了簡潔得不能再簡潔的程度。但是,經過畫家精心地構思,精細地創作,少即是多,塑造了“童話般的風景”。

2

“亮麗的色彩之歌”

簡潔、抒情的色彩“愉悅主義” ——讀徐里《永恒的輝煌(一)至(八)》(上)徐里《永恒的輝煌(二)》

在《永恒的輝煌(一)》中,遠處的山巒像一個草原帳篷的圓頂,又像一座被拉平了一些的金字塔。因為山體金黃金黃,山下田野的綠色更顯蔥蘢。林梢都似乎染上一層淺淺浮動的金輝。夾在綠林間的一塊濕地,網一般密布著彎彎曲曲的水流,在金山的照耀下全部變成了金黃色,像一條條金蛇亂舞。綠草、青山也因為這金色的照耀和水波的蕩漾,而變得黃綠相間、黃綠互染、撲朔迷離起來。

《永恒的輝煌(二)》也是金黃、草綠兩種色彩。所不同的是,山峰下圍,是騰起的金黃的霧。而山下綠色低緩的坡地,蔚然深秀,像平靜大海上輕輕運動的綠色的巨浪,有力但緩慢地推進著。整個畫面動靜合一,充滿詩情畫意。而一輪圓月,掛在山峰右側,更增添了它夢境一般的恬靜。

簡潔、抒情的色彩“愉悅主義” ——讀徐里《永恒的輝煌(一)至(八)》(上)

簡潔、抒情的色彩“愉悅主義” ——讀徐里《永恒的輝煌(一)至(八)》(上)

簡潔、抒情的色彩“愉悅主義” ——讀徐里《永恒的輝煌(一)至(八)》(上)徐里《永恒的輝煌(三)》

《永恒的輝煌(三)》是一幅11米長的巨制。畫面中心同樣是金黃的山巒,呈不規則的菱形,雕塑般映在蔚藍的天幕上。依托這座金山的,是丹霞地貌般裸露的山巖,仿佛化石一樣的崢嶸、滄桑。蒼翠的草甸坡坎像綠色的瀑布一樣漫流下來,下面的湖水因為金山的映照,由遠及近,逶逶迤迤,漸由金色的柱狀幻化為扇面,擴散出燦爛的金輝。

毫不夸張地說,《永恒的輝煌(一)至(八)》的每一幅作品,都是一個令人神往、纖塵不染的天外世界。

3

以類似于水墨畫的色彩來抒情

簡潔、抒情的色彩“愉悅主義” ——讀徐里《永恒的輝煌(一)至(八)》(上)

簡潔、抒情的色彩“愉悅主義” ——讀徐里《永恒的輝煌(一)至(八)》(上)

簡潔、抒情的色彩“愉悅主義” ——讀徐里《永恒的輝煌(一)至(八)》(上)徐里《永恒的輝煌(六)》

如果說徐里《永恒的輝煌(一)、(二)、(三)》是亮麗的色彩之歌的話,那么,《永恒的輝煌(六)、(七)、八)》則以類似于水墨畫的色彩來抒情。

《永恒的輝煌(六)》仿佛是《永恒的輝煌(一)》的“黑白版”。濃黑的天空、披銀的雪山與黑灰色的山崖與水流構成了畫面。雖然畫面的主體銀裝素裹,但調子卻如江南的輕音樂,輕松怡然。

《永恒的輝煌(七)》也是雪山的銀月之夜。天是藍色的,淡淡的云彩似乎在隨風舒卷。雪山像沙塵暴剛剛席卷過的沙漠,又像一處古城堡的遺址,一面相對平緩整潔,一面溝溝壑壑,甚至還有殘枝敗木。雪山下的低山,在夜色中更加厚重,樹木更加茂密森然。雪山雖然不乏冷峻剛峭,但整個畫面卻像世外桃源,超凡脫俗。

簡潔、抒情的色彩“愉悅主義” ——讀徐里《永恒的輝煌(一)至(八)》(上)

簡潔、抒情的色彩“愉悅主義” ——讀徐里《永恒的輝煌(一)至(八)》(上)

簡潔、抒情的色彩“愉悅主義” ——讀徐里《永恒的輝煌(一)至(八)》(上)徐里《永恒的輝煌(七)》

在《永恒的輝煌(八)》中,層層疊疊的群山披上了雪妝。近處的山峰裹著厚厚的積雪,與遠處冰峰的冷洌、剛峻形成對比。雪峰在夜光的映照下,霓虹燈反光似的幻化為片片藍色的光影,仿佛一塊塊光怪陸離的玻璃。而最低處的森林,看得清影影綽綽的樹影,透露出大自然旺盛的生命力。

必須提及的是,《永恒的輝煌(二)、(六)、(七)》中的月亮不是可有可無的。它在三幅作品中都畫龍點晴,增強了畫面的寧靜感、層次感和悠遠感。

4

純色能夠凈化人的心靈

簡潔、抒情的色彩“愉悅主義” ——讀徐里《永恒的輝煌(一)至(八)》(上)徐里《永恒的輝煌(四)》

為什么這些作品明明寫崇山峻嶺,卻沒有“山從人面立,云傍馬頭生”的緊張感、壓迫感?為什么這些作品明明寫雪山冰谷,卻沒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的寒意徹骨?答案之一就在美妙的色彩里。

康定斯基強調純色的心理效果,相信純色能夠凈化人的心靈。徐里的《永恒的輝煌(一)至(八)》所取的都是極純的色彩。每種色彩,純凈得像水晶一般透明,而又極簡潔地構成色塊;雖然色彩并不濃烈,但色彩并置(即對比)后獲得力量強化?!耙粋€色面通過其他對比性色面,獲得一種神話效果。(康定斯基:《康定斯基藝術全集》,北京:金城出版社,2012年12月第1版,第8頁)”

簡潔、抒情的色彩“愉悅主義” ——讀徐里《永恒的輝煌(一)至(八)》(上)

簡潔、抒情的色彩“愉悅主義” ——讀徐里《永恒的輝煌(一)至(八)》(上)

簡潔、抒情的色彩“愉悅主義” ——讀徐里《永恒的輝煌(一)至(八)》(上)徐里《永恒的輝煌(五)》

青綠的色彩本來就很典雅。徐里的筆觸既厚重又輕柔、細膩,富有耐心。這使他筆下的草地,像沙灘,像海綿,使湖水像碧玉,像綠綢,山與草地、與湖水“色塊和線性邊緣,不用描述就可以達到一種與世界種種滿足感適成平行的和諧與精準((澳)羅伯特.休斯著,(澳)歐陽昱譯:《新藝術的震憾》,杭州:中國美術學院出版社,2019年第1版,第197頁)”,使畫面金色的部分輝煌奪目,使綠色的部分寧靜、雅致,郁郁蔥蔥,充滿生機與活力。

美妙的光影或光暉在徐里的《永恒的輝煌(一)至(八)》中發揮了重要的氣氛渲染和抒情作用?!队篮愕妮x煌(四)(五)》仿佛兩座真的金山,浸泡在一種由其內在散發的光輝之中,并披灑到山下的樹林、外溢到山下的水洼中。而《永恒的輝煌(二)、(六)、(七)》則是夜景,月光或金山本身不僅透亮出不同的色塊,而且同一色塊也出現了不同的深淺,有了明暗變化,有了音樂的旋律。

我聯想到了高更。作為一位現代藝術大師,高更的作品指向未來的,或許不是他的主題,而是他的色彩。他讓他的色彩,帶上更多的情緒化,帶來共鳴的強烈感。他相信,色彩能夠像文字一樣操作,色彩對每一種感情、每一種感情之中的細微差別,都有一一對應的等價物,這就相當于詩歌“音樂”感的等價物。

我在徐里的畫里,再次領悟到了色彩相當于詩歌、音樂感的魅力!

5

“造化入畫,畫奪造化”

簡潔、抒情的色彩“愉悅主義” ——讀徐里《永恒的輝煌(一)至(八)》(上)

簡潔、抒情的色彩“愉悅主義” ——讀徐里《永恒的輝煌(一)至(八)》(上)

簡潔、抒情的色彩“愉悅主義” ——讀徐里《永恒的輝煌(一)至(八)》(上)徐里《永恒的輝煌(八)》

徐里從來都不是一個拘謹的色彩師。他的作品無疑有其重大主題。西域是一塊神奇的土地。這不僅僅因為這塊土地,是漢唐雄風演繹的遼闊舞臺,而且因為這塊土地,山奇峰雄。有丹霞一般的紅巖,有水墨一般的黑嶂,更有“日照金山”,萬丈金光從天而降,照射在雪山之巔的人間罕見景象。

徐里的《永恒的輝煌(一)至(八)》肯定是“師造化”之作,但“造化入畫,畫奪造化”,作為“視覺工程師”,“其任務不是為了描繪,而是為了表現。通過這種方式,色彩可以宣稱獲得了思想本身的自由。((澳)羅伯特.休斯著,(澳)歐陽昱譯:《新藝術的震憾》,杭州:中國美術學院出版社,2019年第1版,第167頁)”他的色彩,出神入化,釋放了中國西部山川的神奇、圣潔,使“繪畫有一種童話般的力量和光輝(康定斯基:《康定斯基藝術全集》,北京:金城出版社,2012年12月第1版,第6頁)”。

我也相信,徐里今后的繪畫里,“每一種色彩都是獨立而有活力的,具有趨向更高和自律性存在的全部必要特性,隨時準備突然發起一次新的結合,融入其他色彩,創造出無止境的世界。(康定斯基:《康定斯基藝術全集》,北京:金城出版社,2012年12月第1版,第12頁)”

(來源:張望藝林)

藝術家簡介

簡潔、抒情的色彩“愉悅主義” ——讀徐里《永恒的輝煌(一)至(八)》(上)

徐里,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歷任中國美術家協會分黨組書記,常務副主席、秘書長,國家重大題材美術創作藝術委員會主任、中國國際交流協會副會長,全國政協書畫室副主任,中國文聯美術中心主任,中國美術家協會藝術委員會主任,全國美展總評委、評委會主任,中國文聯、財政部、文旅部“中華文明歷史題材美術創作工程”組委會辦公室兼創作指導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中宣部、財政部、中國文聯、文旅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美術創作工程”組委會秘書長、創作指導委員會執行主任,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中國文藝志愿者協會顧問,十屆中國文聯全國委員,教授,博士生導師。

作品連續入選第七、八、九、十、十一屆全國美展及《20世紀中國油畫展》《第二屆中國油畫展》《第三屆中國油畫展精品展》《首屆中國油畫學會展》等國家級展覽并獲獎。作品被中國美術館、中國國家博物館、人民大會堂、中南海等美術館和政府機構收藏。許多海外政府、機構、洛克菲勒家族等收藏家收藏。先后率團出訪各大州數十個國家和地區并舉辦畫展。出版個人畫冊二十余種。

2007年入選中國油畫50家,2011年入選“藝術之巔”——中國油畫2010年度10大人物,2012年被授予烏克蘭大使獎,2013年被美國國家藝術委員會授予“杰出藝術成就獎”,2015年被俄羅斯藝術科學院授予榮譽院士,2016年獲俄羅斯美術家協會蘇里科夫金質獎章,2017年被授予比利時東方文化騎士勛章,2019年被吉爾吉斯斯坦授予杰出文化人物獎章。2017年意大利出版發行《徐里油畫集》,2019年油畫作品《對話》收藏并陳列于意大利達芬奇博物館。

[ 責任編輯:竇靜 ]

相關閱讀

欧美黄片视频在线观看免费,免费看一级黄片你看二级黄色,国产刺激福利在线观看的,欧美日韩xxxxw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