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正文

韓子勇:以中為中,多元一體

來源: 文化視界 2023-11-03 12:57:19
聽新聞

我以為,理解長江,要放在黃河、長城、大運河、長征這個大架構、大系統中。黃河、長江、長城、大運河、長征,都是最重要的中華文化標識,是超級符碼,如同中華民族的族徽、門楣、梁柱。黃河、長江、長城、大運河、長征,橫到邊、縱到底,橫平、豎直、彎折鉤,貫通我們遼闊的疆域和歷史,是我們偉大文明的深沉足跡,每一步、每一畫都光耀萬里,寫出一個大大的“國”字。習近平總書記在2023年6月2日召開的文化傳承發展座談會上,高度凝練概括了中華文明的“五個突出特性”,即連續性、創新性、統一性、包容性、和平性?!拔鍌€突出特性”不是孤立的,而是有著深刻聯系和內在邏輯。黃河、長江、長城、大運河、長征所體現的主要價值,是集中彰顯這“五個突出特性”。

我們常講,中國是統一的多民族國家,中華文化、中華民族具有“多元一體”的結構。我體會,這個“多元一體”,重點是“一體”?!岸嘣碧N含“一體”,“多元”匯成“一體”,“多元”推動和壯大“一體”。無“一體”無所謂“多元”,離開“一體”何談“多元”!人類歷史上,有過許多璀璨的、多元多樣的區域文明,有些還相當久遠和重要,但生生不息、不曾中斷、傳承至今、不斷發展壯大的,是中華文明。

為什么這樣?原因眾多。一個關鍵的因素,是這些早已煙消云散的古老文明在漫漫歷史長河中,沒能凝結成足以應對各種挑戰的一體化結構,沒能形成足夠龐大、持久、升級迭代的一體性力量?!岸嘣彪m“多元”矣,但“一體”不存,“多元”焉附?正是“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在大時光的激蕩搏擊中,如彗星劃過歷史的天空,最終傾覆、斷裂、消失、湮滅,成為考古學家們孜孜打撈、探尋和拼接的文明碎片。

從對比可以看到,“多元”并非必然形成“一體”。在中華文明“多元一體”中,“一體”力量占主導。即便在分崩離析的亂世,在各種力量競相角逐、昏天黑地的時刻,仍有不滅的曙光,始終閃現在歷史的地平線上,追求“一體”“大一統”“江山一統”。最終總是“一體”勝出,并且新的“一體”,體質更剛健、血脈更澎湃,出現耀眼的“歷史補償”現象。

中華文明“多元一體”,不僅是歷時結構,還是共時結構。它在時間和空間上,是統一的、一致的,是同時加強的。這一點,從中華文明起源初期,就已顯現出來。比如中華玉文明。中華大地皆有玉,北至黑龍江小南山遺址,西至昆侖,南至嶺南以遠,而在黃河、長江流域,更不消說。再比如黍、陶器、青銅器等的發展。在新疆阿勒泰吉木乃通天洞遺址,考古學者用浮選法發現了距今四萬多年舊石器時代的碳化黍。而黃河流域仰韶文化的代表性彩陶,在上游的河湟谷地,在天山南北,也廣泛分布著。西來的青銅冶煉技術,在中華先進的制陶技術加持下,在黃河、長江流域,最終成就了中華文明的重器……隨著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的深入,一個越來越清晰的事實是:早在廣域王權出現之前,中華大地存在的、發展水平相近的眾多文明如“滿天星斗”同時閃爍,共同標記出了“一體化”的范圍,已經是中華天宇、“一體”征象、“中國相互作用圈”。這樣的征象,被黃河、長江、長城、大運河、絲綢之路反復加固。它最近一次的加固,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長征——中國革命的象征。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勝利,終結了近代中國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歷史,開創了社會主義新中國這個全新的共同體。

黃河、長江、長城、大運河、長征,體現出“一體化”的主導力量。自然地理是人類活動的基礎。黃河和長江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中華文明的搖籃,孕育了人類大河文明中最大的農耕區域。但這兩條大河,從來都不是單一族群、單一生產方式的生息空間——除了農耕集團,也是游牧、漁獵集團的重要空間。黃河和長江,是農耕、游牧和漁獵交織共生的江河,是多元族群、文化和生產方式共流同生的江河,是多元匯聚、混血融合、融為一體的江河。黃河、長江,從頭至尾,均在中國宇內。這兩大完整水系形成的偉大文明空間,標定了中國地形的三級階梯。這三級階梯,從青藏高原到浩瀚大海,一階都不能少,一步都不能少。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黃河和長江,日夜奔騰流過的,是不斷“一體化”的歷史過程。

“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中國古人一直在探索江河的源頭。詩人昌耀的組詩《青藏高原的形體》,有一首《尋找黃河正源卡日曲:銅色河》。詩人寫道:

從碉房出發。沿著黃河

我們尋找銅色河。尋找卡日曲。尋找那條根。

是以對于親父、親祖、親土的神圣崇拜,

我們的前人很早就尋找那條銅色河。尋找銅色河大沼澤。

尋找銅色河的紫色三岔口。

尋找河的根。

我們一代代走著。

走向五色光與十二道白虹流照的西界。

在我們前方很遠很遠——榮祿公都實佩戴著金虎符,

楚爾沁藏布手捧《皇輿全覽圖》,乾清門侍衛阿彌達身著河源專使的華袞……

我們一代代尋找那條臍帶。

我們一代代朝覲那條根。

歷史太古老:草場移牧——

西羌人的營地之上已栽種了土蕃人的火種,而在吐谷渾人的水罐旁邊留下了蒙古騎士的側影……

看哪,西風帶下,一枚探空氣球箭翎般飄落。

而各姿各雅美麗山的泉水

依然在晨昏蒙影中為那段天籟之章添一串兒冰山珠玉,

遙與大荒銅鈴相呼,遙與鐵錨海月相呼,

牽動了華夏九州五千個紀年的懸念。

雪風

烤得我們渾身紺紫了。

而我們的心腸好熱。

我們美似二十世紀澆鑄的青銅人。

我們手執酥油浸泡的火把,從碉房出發,告別庭院除夕的篝火,一路度過了沐浴節、吃酸奶節、望果節……

直向著云間堂奧莫測的化境。

而看到黃河是一株盤龍虬枝的水晶樹。

而看到黃河樹的第一個曲莖就有我們鳥窠般的家室……

河曲馬……游蕩的裸鯉……

看哪,那些守護神,名號熠熠生輝,何其令人敬畏:

是牛角虎峰。

是犏母牛黑山。

是黑蛇狀獨崗。

是形如羊原之山。

是九座白石崖……

那些侏儒植物在靈光之下一片感動。

而我們的腳踵已從大地經緯觸及這片騰飛的水

銅色河邊有美如銅色的肅穆。

今天的人們,最終確定黃河正源是青藏高原巴顏喀拉山北麓的約古宗列盆地。但從這首寫于20世紀80年代的詩,我們讀到不同朝代、不同民族、不同身份的隊伍,逶迤向河源的掘進;讀到斗轉星移、時光變遷中,文明的耕耘和移牧,“西羌人的營地之上已栽種了土蕃人的火種,而在吐谷渾人的水罐旁邊留下了蒙古騎士的側影”;讀到“是以對于親父、親祖、親土的神圣崇拜”“牽動了華夏九州五千個紀年的懸念”,尋找的那條根,是“多元一體”的根。這盤龍虬枝的根脈,深扎于地球最偉大的盆地,比高原更厚、更深,與天地同生共長。

黃河源的尋找,也是長江源的尋找。古人早有“江河同源”說,事實上,黃河、長江同源青海昆侖,的確相距不遠。黃河流出青藏高原,掉頭向北,走出龍騰虎躍的“幾字彎”,孕育出石峁、陶寺、雙槐樹、龍山、仰韶、二里頭、河洛古國、夏商周……長江流出青藏高原,則臂彎南伸,生發三星堆、彭頭山、屈家嶺、河姆渡、崧澤、良渚等,造就一片片中華膏腴之地。命運早被前定,江河互濟、江河一體——這向北、向南的文明雙弓,拉滿中華文明“一體化”的核心張力。隋唐以后,應運而生的大運河,是中華民族的大運之河,又使這文明的雙弓,更加同根連枝、同聲相呼、同氣相求,深描出中華古典文明的農耕本色。因此,我們說,黃河、長江是多姿多彩、豐沛激蕩的中華文明基因鏈的“雙螺旋”,形成中華文明“一體化”進程的雙重驅動模式。

黃河、長江,猶如孿生姐妹,都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攜手從青藏高原走來,浩蕩流過的,是生生不息的文明血脈。山高水長,山河相依,山河不可分,山有多高,水就有多長。黃河、長江皆源于昆侖,屈原《九章·涉江》云:“登昆侖兮食玉英,與天地兮同壽,與日月兮同光?!薄袄鲂叛觥?,曾是黃河、長江流域的農耕集團、游牧和漁獵集團的共同信仰。作為文化喻體的“昆侖”,其地理方位因文化的擴展而不斷位移——從石峁皇城臺、陶寺崇山、中州嵩山、齊魯泰山、太行山、秦嶺華山,再向西至河西祁連山,至青藏高原昆侖山,直抵西域天山、于闐南山?!妒酚洝ご笸鹆袀鳌酚涊d:“漢使窮河源,河源出于闐,其山多玉石,采來,天子案古圖書,名河所出山曰昆侖云?!睆堯q開通西域,黃河被漢武帝欽定為源于于闐南山,這是“昆侖”名諱的再次西移。山河構成中華的心理譜系、文化喻體和精神象征。歷史上,昆侖是天命所歸、王權所至的地方,是萬水之源、通天之柱。山河一體,山通天,水澤地。中華民族上善若水,以水為師;中華民族以山為天,以天為山。于右任便曾在詩中云: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鄉。

故鄉不可見兮,永不能忘。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陸。

大陸不可見兮,只有痛哭!

天蒼蒼,野茫茫;

山之上,國有殤!

于右任衰年依然熾熱的愛國之情和家國思念,正是安放在中華的高山之上。山河皆喻體,中國人敬天法祖、崇山敬水,離不開山水,因而有山水精神、山水畫、山水詩,有漁夫樵夫、隱士高士,有桃花源、昆侖神話。中國人的山和水,一直浸泡在中國文化里。這就是中國人的家園,中國人的鄉愁。哪有什么無水之山、無山之水呢?山水是一體,黃河、長江、昆侖,是一體。黃河、長江、昆侖,量度出中華民族、中華文化恢宏的結構和體量。山高水長,江山永固,黃河、長江、昆侖,不可割、不可分,它們是整體,是共同體。

恩格斯曾借用自然科學“力的平行四邊形法則”,闡述歷史力量的發展運動?!昂映鰣D,洛出書,圣人則之?!焙訄D、洛書、陰陽、五行、易的觀念,是最早的中國之思、東方范式之一。它們和“力的平行四邊形法則”有某些相似之處??v觀中華地理、人文形勢,這個“力的平行四邊形”,在夏商周,以東西為主;秦漢后,更多的是南北力量角逐,你來我往、我來你往。中華山河有象,四囿叵羅,形勢完整,是一個整體的地理單元。從“天地之中”的中原,向東南西北四方望去:向西,沿著絲綢之路,穿過河西走廊,是西域的沙漠、綠洲、雪山、高原、天山、喀喇昆侖;黃河以北,則有長城,是漠北、游牧社會、無盡寒林和凍土帶;向南是長江,是后來居上、日益富庶的江南社會和亞熱帶密林;向東是縱貫南北的大運河和大海的萬頃波濤……這片四圍如屏、廣袤多樣、融會貫通的大場域,為“多元一體”的大尺度、大結構、大體量,奠定了文明衍生蕃息得天獨厚的自然基礎。四圍之中,只有向北,是明顯的扇形敞口。黃土高原與蒙古高原相連貫通,黃河中上游的兩岸密布著最為活躍、交織互動的農耕集團和游牧集團,決定主要的力量結構大致呈南北分布??偫ǘ?,“多元一體”之“多元”,農耕和游牧,是最大的“兩元”——譬如太極,猶如陰陽,是中國歷史兩大力量集團,是“力的平行四邊形”最重要的兩邊、兩角。于是,沿長城一線,類似太極的陰陽線,成就這個對立統一體的矛盾運動。以黃河、長江為主體,人類最大的農耕集團和最大的游牧集團這兩支力量,上演了威武雄壯的歷史長劇。開闊、曲折、相通相連的黃河、長城一線,成為歷史力量最活躍密集的織體,成為歷史這口大坩堝的堝底——風最大、柴最多、火最旺,受熱最多,融合結晶也最多。

我們可以設想,如果沒有一波一波、季風般深廣不息的游牧力量,歷史或許略顯平淡;如果沒有長江、長江以南日益稠密的農耕力量,維持著對立統一體的平衡,這坩堝或會傾覆——如同古羅馬、古印度、古埃及、古巴比倫,變成另一種景象、另一個故事。因此,我們看到,大歷史的演化中,在黃河、長城以北,幾千年來的農耕線不斷向北延伸,直到人力不可為為止。這樣的人類景象,猶如輝煌旋轉的星云,沒有撕裂、坍塌、崩散,反而越旋轉質量越大,越旋轉尺度越大,形成團結統一、生生不息、青春永駐的共同體。我們甚至可以描述,這個以南北為旋臂的星云,其旋轉的軌跡,是順時針的方向。我以為,可以在這樣的結構中,理解黃河、長江、長城、大運河。甚至連長征,也是順時針的旋轉,危急存亡時刻,由東南向西北匯聚,完成中國革命的戰略大轉折,促成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而黃河、長江、長城、大運河,隨著命運的長旅,一躍而起,同仇敵愾,共御外侮。

中華文明,以中為中。以中為中,才能形成強大的引力場;以中為中,才能不管盛世亂世,“引力”始終大于“斥力”。這是中華文明作為原生文明,生生不息、不曾中斷的秘密?!傲Φ钠叫兴倪呅巍币埠?,“太極生兩儀”的范式也好,并非絕對的平分、對稱和守恒,關鍵是“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中華為一體,中華是一家,不再以族群血緣為界,而以文化認同為主導、主要。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決定事物的性質,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即是“核”、即是“中”,矛盾雙方共同推動“中”的演化、壯大和發展,推動著共同體的演化、壯大和發展。

這個“中”,是人文地理、歷史力量輻輳之“中”,也是文化、觀念、制度、政治統緒的“中”——是地理之“中”,也是觀念秩序之“中”。人文地理、歷史力量的輻輳之“中”,在哪里?是黃河中下游的先民們,最早奠定時空秩序和底層邏輯,把天下、周遭環境、腳下之地,作為觀察、沉思、推演的中心與起點?!敖鹉舅鹜痢?,四方四象,“土”居中?!疤斓匦S,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張”。先民抬眼看到的天地,看到的這個“土”,最先對應的,是黃河中下游區域,是腳下的“黃土”。于是,黃土、黃帝、皇天后土,成為最早的“天地之中”。黃河先民“五行”說,一出手即是大文章,取象明理,逡巡天下,思無際涯,最大限度概括了中華故園核心區域的時間、方位、顏色、尺度、材料、結構和樣貌。中華先民,把中國之“中”、天下之“中”,留給黃色、黃土、黃河的中下游。黃河沖出禹門,躍出第二地階,進入肥沃平原的核心區域。魚化龍、魚躍龍門,那些彩陶上連綿不斷的神秘水紋、人面魚紋,那些繁雜神秘、形而上的花鳥魚龍,匯聚、映現、旋轉,融匯出天下之“中”。

“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這個“和”,是“中和”。有“中”才有“和”,能“和”方為“中”?!罢澲袊?,中原、中庸、中和、大一統……中華先民為自己確定了一個地理和心理的原點、坐標、演化的淵藪,萌發衍生出族群和文化的“多元一體”,形成休戚與共的凝聚力、向心力、命運共同體。這個“中”,成為大道、神靈、信仰,成為升騰在中國人心靈深處的“萬有引力之虹”,成為群己合一、家國同構、和諧團結、愛國主義的深沉基礎。中州方言里便有一個高頻字“中”,關鍵時刻,人們會問一句“中不中”。這個“中”,真是源遠流長、意味深長,是肯定、允諾、一言九鼎。

如果為黃河、長江、長城、大運河、長征,求一個最大公約數,找一個共同價值,而且只能用一個字來代表,那就是“中”。這是“天地之中”“建中立極”的“中”,是“宅茲中國”“居中而治”的“中”,是“天下一統”“世界大同”的“中”,是“允執厥中”“極高明而道中庸”的“中”。中華民族、中華文明“多元一體”的結構,抗震性最好,結構最佳,功能作用最強大,因為有不斷生成壯大、連接延伸、協調靈活的“榫卯結構”。這個天造地設的“榫卯結構”,是因“中”而生,為“中”而立,求“中”而成。泰山不頹,梁木不壞,哲人不萎,皆因其豐沛激蕩的中正氣象。

中華文明是大文明,歷史悠久,廣土巨族。這個“大”,不是古埃及尼羅河下游的綠洲狹長逼仄、易斷易折的一綹,不是被沙漠分割包繞、難聚難攏的古巴比倫綠洲,不是離散雜多、缺乏一體化力量的南亞次大陸文明。中華文明的核心腹地,足夠肥沃廣大,很早就稠人廣眾、交流頻繁,走上“月明星稀”的中心化結構?!扒赝鯍吡?,虎視何雄哉!揮劍決浮云,諸侯盡西來”。秦朝結束分封制,推行郡縣制,建立第一個中央集權的大一統王朝。漢隨秦制,農耕集團內部的中心化結構得到升級加固。之后,經歷三國兩晉南北朝的震蕩、嬗變、融合,到了隋唐,包括農耕和游牧兩大集團在內的中心化結構得以升級擴容,中原皇帝也是草原的天可汗。元,特別是清,以中為中,鞏固西南聯系。中國大一統的中心化結構,迭代升級,繼續推動中華民族共同體和中華文明共同體的有機統一。

宇宙星辰,因“大”而“中”,因“中”而“大”,“中”“大”圓融而光明四射。其演變運行,有穩定的軌跡、規律。小物體形容破碎,無所謂“中”,譬如塵埃只有布朗運動,離散飄移,終被捕獲。文明現象,亦可作如是觀。小文明無所謂“中”,難成中心化結構;大文明則具有類似宇宙天體般的“萬有引力之虹”,如星云的結體壯大,如銀河的周天旋動。中華五千年治亂分合、各種力量競爭碰撞,殊途同歸的,是“中”、是“和”、是“中和”。從大歷史看,所有力量的競爭,皆是在競“中”、在競“和”。因此,所有的碰撞,最終變成一道道金光閃閃的焊縫。長城就是這樣的焊縫,一次焊不住,就再焊一次,從虎山長城到山海關,再到西域烽燧、帕米爾的石頭城——這貌似分開的墻,在一次次電光石火后,結晶出更堅強的融合力、連接力,成為中華民族牢不可破的象征。大運河也是如此,連接江河,溝通南北,是一條水的焊縫。黃河、長江、長城、大運河、長征等國家文化公園,是“中”,是共同體,是我們共有的家園。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國際局勢震蕩的今天,在中國式現代化已到中流擊水的今天,我們更要以中為中: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踐行“兩個結合”,同心同向跟黨走。

習近平總書記說:“一部中國史,就是一部各民族交融成多元一體中華民族的歷史,就是各民族共同締造、發展、鞏固統一的偉大祖國的歷史?!薄拔覀冞|闊的疆域是各民族共同開拓的,我們悠久的歷史是各民族共同書寫的,我們燦爛的文化是各民族共同創造的,我們偉大的精神是各民族共同培育的?!鄙钏悸朦S河、長江、長城、大運河、長征,加深了我對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四個共同”“五個突出特性”“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認識。

建設國家文化公園,是習近平文化思想的重要內容,是新時代偉大的文化工程,是國家戰略性文化工程。在建設國家文化公園的過程中,要始終貫徹習近平文化思想,把握好國家文化公園的文化屬性和價值定位,在“四個共同”“五個突出特性”“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上下功夫,不停航、不迷航、不偏航,守正創新、行穩致遠,為推進中國式現代化、為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貢獻文化力量。

(文/韓子勇,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藝術學重點項目“黃河國家文化公園基礎理論研究”階段性成果,立項號:21AH017)

(來源:文藝報)

藝術家簡介

韓子勇:以中為中,多元一體

韓子勇,作家、詩人、文學評論家,曾獲第二屆魯迅文學獎。中國藝術研究院原院長,研究員、博士生導師,中國工藝美術館原館長。出版文學評論、文藝研究、散文隨筆等20余種專著或文集,被譯成英文、阿拉伯文、維吾爾文等文字。2019年出版詩集《博格達》,收錄詩人從20世紀80年代到現在的部分詩作。


[ 責任編輯:陳雅雯 ]

相關閱讀

欧美黄片视频在线观看免费,免费看一级黄片你看二级黄色,国产刺激福利在线观看的,欧美日韩xxxxwwww